前方有鲜花也会有荆棘,小心脚下,大步朝前,别回头。生日快乐,祝事事顺利,祝前程似锦 👑

不度春风

*绝对邪恶vs绝对正义

*全架空,大背景

*别跟理科生纠结地理&历史知识,我不懂



过错不在歌手,而在宙斯,全是他按自己的意愿赐予劳作的凡人或福或祸。——《奥德赛》荷马

Oliver(奥利弗)曾被称作“奇迹之都”。

它地处亚欧大陆中部,却并不归任何一方管辖,独自屹立于二者之间,出淤泥而不染。

Oliver有着辽阔的土地,丰富的矿产资源使得这个国家富饶而繁荣,人民安居乐业,黄发垂髫,怡然自得。

东欧一位史学家来Oliver游历时曾赞叹过:“老天真是不公!甚至连Oliver的天都比我们蓝上一倍!”

只可惜,Oliver...

38.6℃

正牌老师×实习老师,带我装逼带我飞

-

“ 哈佛大学心理学家潘多拉说:凡在初次见面时,人的体温若维持在摄氏38.6℃左右,那便是一见钟情。 ”

まふ正趴在桌上睡觉。自入秋以来,没有了扰人的蝉鸣,他睡眠时间更为变本加厉,不分早晚。

导师注意他很久了,对于这位仗着专业成绩好就为所欲为的小兔崽子,他十分恨铁不成钢。

黑板笔划出一条优美的抛物线,被导师稳准狠地砸在まふ头顶中央,“咚”的声响后便落了地,听着很疼。

まふ没醒,双臂间隐约传来鼾声。

导师青筋骤起,导师快步靠近,导师握紧拳头,导师一拳出击。

“ま、ふ、ま、ふ,你给我起床——!...

我大概是回来了,但不是为了什么虚名和膨胀感,果然还是觉得,非常喜欢写文这项活动,不写文实在是不舒服,就 年更月更随缘更,手痒就写

隔床有鬼



“世界上有七十亿人口,我与你遇见的几率是亿分之一,而我与你相恋的几率却是百分之百。”

まふ最近不止一点衰。

首先是床头的叫早闹钟不省人事,其次到选修课出其不意点名签到,更惊喜的是,最后他发现书包忘记带了。

“我十几岁,我好累。”まふ仰瘫在椅子上,仿若沙滩濒死的咸鱼,奄奄一息。

忽然,跟前的桌子有重物砸下,发出突兀的声响,まふ定睛一看——是他的书包,接着旁边的空座被人夺了去,一只皙白的、骨节分明的手抚上书包。

まふ咽咽口水,悄悄朝隔壁瞥了眼,恰巧对上青年凝视的目光。

是他。

青年抬手敲敲书包,道:“你的,我帮你拿过来了。”

まふ慌慌张张扯过台...

致姗姗来迟的你

“在这个无论多么操蛋的世界里,我总会等到姗姗来迟的你。”

 

开学第一天,まふ的师资就遭受到了重创。

事情是这样的:

因为初来乍到,碰巧周一也没有他的音乐课,まふ上任的第一天打算绕学校走一圈,熟悉环境。

まふ当职的学校很大,建筑很多,学习娱乐的设施一应俱全,学校四周围着一人半高的围墙,倒平白有了种与世隔绝的效果。

まふ站在墙边,他身旁立着棵不知名的树,在晨光中传来阵阵尚且悦耳的蝉鸣,阳光还不算太烈,打在人身上只会多出些许柔和之感。まふ稍稍仰头,深吸一口气,新鲜空气顺着鼻腔进入肺部。一切都很美好。

然而美好只停留在了一秒前。

下一秒,一个方形黑影从墙头突然冒出,まふ...

TEN-SECOND

  

天月被上帝落下了十秒。

   

十秒有多长?花开的刹那,红灯一眨眼过去的瞬间,十秒就在其间匆匆过去了。

天月不一样,这十秒在他的世界里被无限放大,像糖丝般扯得细长。天月自打出生就比别人少十秒,别人一晃神就反应过来的事情,他在十秒之后才能得知起因,别人连个经过的过程都不给他,就直接将他打入“反应迟钝”的结果里头。

天月想解释:我不是反射弧长,是我脑里的秒针天生就比你们慢十秒。

可解释有用吗,被嘲笑异想天开不说,道出话时都已是十秒后的事了,跟前人该走的走,该玩的玩,谁还搭理这一番无凭无据的说辞。

天月妥协了,他活得小心翼翼起...

无问



初冬,微寒。

まふ手心捧着杯热度早已被耗尽的可可,在马路旁小道上走得悠哉,白云飘飘在头顶——今天是个不错的晴天。

他向前走,下一步刚想蹦哒起来,脚尖却磕到不知何处冒出的鹅卵石,摔了个底朝天,脸朝地。端在手里的可可也随惯性一并而出,两滚三滚全数洒在路边大树身上,狼狈不已。

まふ灰头土脸爬起来,使劲摇摇头打算把尘埃甩干净,眼神跟着向左侧飘忽时,竟发现身后有人。他转身,黑色的紧身窄脚裤首先撞入视线中,顺着长腿朝上望,一张精致苍白的面孔硬生生扎进瞳孔里。

——熟悉又陌生的相貌,仿佛在哪曾见过,但迟迟无法回忆起。

两人都没有动,凝望了彼此许久,まふ才试探似的开口:“嗯?”

只...

格差恋爱·下(歌词点文系列②)


まふ使出吃奶的劲沿马路跑了一百来米,才弓身撑着膝盖,气喘吁吁地开始拦出租车。

他上车前下意识摸摸两侧口袋——嗯…钱包在,手机在,身份证也……嗯?

身份证呢?!

まふ怔在原地,机械似地朝酒吧一点一点扭过头去,猛地咽下口水。

完了。

そらる是十二点半到的家。

客厅仍亮着灯,そらる把鞋甩在玄关旁,一抬头就看见自家父上正优雅且不失风度地捏着个白瓷杯,往嘴里灌咖啡。

“加班呢?”そらる走进厨房给自己倒了杯水。

“嗯。”父上大人敷衍地应了一声,握笔在纸上专心涂涂写写。

“爸,帮个忙,”そらる将捡到的身份证往桌上一滑,“我以前听您提起过他。”

父亲不解,分神瞥了一眼。

“这不是A家...

©赤道融雪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