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道融雪糕

一语两三钱

水星记 番外


距离那夜的翻云覆雨过去已有三月之久,そらる甚至怀疑这是否只是他一个颇为真实的春梦。

偌大的A城,想光凭名字找到某人,难度不亚于大海捞针,そらる第一次尝到了心急如焚的滋味,对方竟是个只见过一面的男人。

曾经有女生向他告白时,问:你相信一见钟情吗?

他答:不,一见钟情是小孩子才相信的玩意。

事实证明,他そらる终究还是小孩。

怎么他就对一个会被打雷声吓到瑟瑟发抖的家伙 一见钟情了?

そらる脑子里好死不死冒出那人被他欺负到低声呜咽的模样,皮肤在床头灯照耀下都能透出一股子白里透红的颜色。

啧,好色情。

そらる扯扯领带,把口水咽了下去。

まふ是个杀手,杀的不仅是人,还一并把そらる多年的理智给宣判了死刑。

他像溺水的羔羊,拼死在水中挣扎寻找一丝氧气,却无分告终。

普通的一天,そらる普通地工作完毕,普通地开车回家,普通地在晚餐后打开电视晾至一旁,对着报纸发呆。

现下正播放国际新闻,主持人操着字正腔圆的口音,朗读一则又一则实时事件,そらる仍目不转睛地盯着报纸封面不动。

突然,插播的一则新闻让他猛地抬头。

“A市某官员于下午某时某刻被不法分子使用狙击枪击中头部太阳穴,导致脑膜动脉出血,当场死亡,凶手目前还在排查之中……”

“经调查,此官员涉嫌贪污受贿,非法吸收存款已达数百万元……”

最后一票。

そらる记起まふ同他讲的一席话,也是他留下的唯一承诺。

“干完这票我就回老家结婚。”

和他,そらる。

床头柜里的银戒在蠢蠢欲动。

管他/娘的通/缉犯还是杀人魔,看对眼的他这辈子都不会放手。

そらる浑身充满了使不完的劲,兴冲冲开始期待明天。

羔羊终于从浅洼中翻上岸,吸得几口氧气,重获新生。

又过了一星期,恰逢暴雨天。

そらる抖着湿漉漉的西装,眉头紧皱。这狗屁天气像极了那晚,但死活不见那晚的人回到身边。

他狼狈地缓步踩上楼梯,一如当时初见般,在楼梯口瞧见一道黑乎乎的身影。

そらる的心“咯噔”了一声。

他屏住呼吸,凝神凑近。

“医生,我好像得了不治之症,给我治治吧。”

まふ抬起脑袋,对呆滞的某人莞尔一笑。

“你…你得了什么病?”そらる下意识道,声线还略有颤抖。

まふ伸出胳膊,搂上そらる的脖子,把他整个人扯了过来:“相思病怎么治啊,医生?”

そらる假装沉思少时,俯身在まふ唇上印上一吻,似蜻蜓点水,带有属于青年人的羞涩。

“相思病,亲一亲就好了。”

评论(4)
热度(170)
©赤道融雪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