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道融雪糕

一语两三钱

地心引力




“跟我走吧,忐忑给你,情书给你。”




你有过被人吸引的经历吗,并非精神迷恋那样,而是真正意义地被吸附在了他身上。

也许你会想:怎么可能呢,你以为人与人之间是两极磁铁,有感应现象不成?

可そらる最近就遭遇到了如此烦恼。

そらる,年十七,高二在读,品学虽不算得兼优,但也勉勉强强属于中上等,自上学以来从无不良记录,是个和规和矩的三好学生。

起码在遇见まふ之前,他仍过着与常人无异的平凡生活。

 

故事是这样的。

事发当天,そらる照往常一般为新学期购买教辅书做准备。

从踏进书店那刻起,そらる就被一种莫名的力量硬生生牵扯着朝最左边的书架走去,正在他直勾勾看向过道时,视线中忽地闯入了一位外貌夺目的男孩。

男孩戴着鸭舌帽,刘海乖巧地贴在额前,桃花大眼一眨巴一眨巴俯视手中的书,嘴里振振有词地念叨些什么,仿佛在清点书目。

そらる瞥见他身系的围裙,上边写着书店的名字。男孩应该是这家店的员工。

そらる走近他,一方面是打算询问教材位置,另一方面是抱着私心想要搭讪,不知怎么,越是接近男孩,那股莫名的力量越来势汹汹。

距离来到了大约一米。

只见そらる跨越一米线的刹那,像是失去了地心引力,直挺挺就往男孩身上撞,男孩没来得及反应,一跟头倒在地上,そらる也被迫一起趴下,两人着地后,胸膛还紧紧吸附着胸膛,要不是そらる靠手肘撑着,怕是脸也要跟着遭殃。

“……”

“你起来点。”男孩板着脸开口,耳朵红了一片。

“不,不是我不想起来……”そらる欲哭无泪,“是我起不来。”

“什么…?!你这个变态痴汉,”男孩用手推搡压在身上的そらる,却发现毫无作用,“我喊人了啊!”

“你听我解释,我对你一点兴趣都没有。”そらる冷汗直冒,企图支手撑地脱离吸引力的束缚,咬紧牙关努力了半晌,才稍微有了松动的迹象,“你别动,马上可以了。”

“你别拿胸蹭我啊你个流氓!!”男孩大声嚷嚷道。

“闭嘴……”そらる暴躁起来,“再吵我就吻你了!”

这家伙一叫我就手抖!

男孩十分听话地闭了嘴。

そらる独自使劲十余分钟后,终于离开了地面,他迅速转身跑到几米开外,继而回头给男孩讲述前因后果,以及他真的不是痴汉。

そらる对此同样诧异不已,所以事情说得磕磕跘跘,但男孩懵懵懂懂之间也算是了解了个大概。

“你一接近我,就会被我吸到身上来?”

男孩张大嘴,一副不可思议的模样。

そらる耸耸肩:“虽然很儿戏,但是是真的。”

“那我们试……”

“不行!太丢人了!”そらる立马拒绝,他可不愿意再来一次地咚。

“那就只用手,”男孩兴奋地说,“这种非自然现象我还是第一次经历!”

そらる叹气,捂着脸伸出一边手,男孩也笑嘻嘻地把手拿出来。两只手在离对方还有几十厘米距长时,突然跟牵了红线似的,快速黏在了一起。

“天啊!是真的!”简直是新大陆。

“所以我们得离远点。”そらる踮脚,用指尖在地上比划了一个半圆,“不能小于一米。”

“那么在意做什么,”男孩继续整理书柜,“反正也是萍水相逢,除非你来买书,我们这辈子都不一定再见。”

そらる点头,觉得在理:“也是。”

巧合而已,在意它干嘛。

墨菲定律有云:如果你担心某种情况发生,那么它就更有可能发生。


当そらる发现男孩是本学期新任转校生时,他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

当他知道男孩还要和他成为同桌时,无力感更甚。

天要亡我。


“老师我可以不……”

“不可以。”

そらる的生命线出现了断层。

“既来之则安之,”男孩安慰道,接着把椅子朝旁边拖至安全距离,才慢吞吞坐下,“大兄弟,相逢是缘。”

“孽缘啊……”そらる望天。

“我叫まふ,认识一下?”まふ热切地朝そらる点点头,让他们去握手是做不到了。

“そらる。”そらる回复了一个有气无力的微笑。

“那么磁石男孩,我们好好相处吧。”

“…まふ啊,”そらる语气略显沉重,“我一直有一个问题想问你。”

“什么?”

“书店收童工不犯法吗?”

“……”

“…闭嘴吧。”

 

日复一日。

虽然不能接近彼此,但是そらる惊奇地发现――两人的共同爱好出奇的多,甚至连近期喜欢的曲子都一模一样。

他们时常斗嘴,呛得对方无法吱声,有时候火气上来,会忘记磁石效应,抡起拳头就要跟对方一决高下,最后以双方黏在一起为结局告终。

そらる盯着那双桃花眼,两只瞳孔上反射有星光,有花瓣,他在里边看到了整个红尘人间,渐渐被夺去心神。

那是属于他们的青春岁月,是那些年悄无声息地情窦初开,柜门不知不觉间破了个窟窿,让そらる有机会跑出柜外,一跑就是一辈子。

磁石效应连了人,还买一送一连了心。

他喜欢まふ。

好消息,まふ也喜欢他。

他们连告白都选在了同一天同一刻。

有的人把缘称之为巧合,而他们选择把缘称之为命中注定。
 

 

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在他们正式交往的当天,磁石效应消失了,无论他们凑的有多近,身体都再也不会有被吸引的感觉。

まふ把它解释为既然心已经互相吸引,身体就不必成全了。

そらる表示,明明还指望着那个那个时可以找借口抱得更紧来着,谁知道……

然后被まふ送了一个暴击栗子。


多年之后,在某次打闹中他们才发现,其实磁石效应依旧存在,不过连接的只有一个地方。

―― 两人的无名指。


“跟我走吧,忐忑给你,情书给你。”

“一腔孤勇和余下的六十年,统统给你。”

评论(5)
热度(232)
©赤道融雪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