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道融雪糕

一语两三钱

格差恋爱·上(歌词点文系列①)



まふ是个少爷。

凭这句可以看出,他并非某某暴发户家富二代,而是实打实的贵公子。

——世袭的那种。

事实上,まふ出生于一个音乐世族,祖上出过不少知名演奏家,其中钢琴最为被推崇,因此他从小就泡在古典音乐中长大,左耳进莫扎特,右耳飘贝多芬,吃饭时搭配肖邦,洗澡时则是李斯特。

まふ用刀叉狠狠割下一块牛扒,发泄似的放到嘴巴使劲嚼,道:“再牛逼的肖邦,也弹不出老子的悲伤。”

却也还是不敢抬手把留声机关了。


まふ不喜欢钢琴,与其说是不喜欢钢琴,倒不如说是厌倦长辈们的古板思想。

他喜欢摇滚,喜欢玩吉他,喜欢在舞台上与同伴流汗流泪一齐歌唱,但这是他只能在梦里想象的事情。

家里不允许まふ接触他们所认为的低俗音乐,把他所有珍藏的碟片收缴卖给了回收站,当まふ发现时,书桌柜早已空空一片,连渣都没留下。

他也曾反抗过,可仍旧无济于事,母亲失望的神色、父亲嘲讽的冷眼,全都在朝まふ大吼——“不要做梦了。”

まふ笑着耸耸肩,把电脑里的词曲统统扔进了垃圾桶,一键删除,起身到钢琴前坐下,手指抬落间麻木地弹奏着首首乐曲。

不含情绪,毫无灵魂。

 

『一味忍耐的话,就只剩下敷衍。』

“错了一个音,”老师用乐谱敲敲桌子:“我说了,弹琴时最忌讳分心。”

まふ一声不吭地再来了一次,这次倒没有错处,但总觉得少了些什么。

不仅仅是这次,这几年来,まふ弹奏的曲子虽然节奏分毫不差,却就是感觉少了几分味道。

“呃…不错,你去休息吧,我和你母亲有事谈谈。”

まふ看着老师欲言又止的样子,心里暗自叹了口气,他当然明白自己的缺陷——曲子没有人情味。

这个缺陷无关技术,无关天赋,只和心态有关。

まふ恰恰缺少的就是心态。
 



“如果只把职业当作职业对待,那又有什么乐趣呢?”

无人应答。

 
まふ出逃了。

临走前还揣了副眼镜和一顶帽子,墨镜扣在眼睛上,昏暗的夜晚刹时变得模糊起来。

他要溜去W酒吧,今晚他喜欢的乐队会有专属表演。

经过半小时路程,まふ终于到达酒吧门口,他把偷来的身份证塞进口袋,动作利索地将手机关机后,摘下帽子往旁一扔,矮身进了大门。

碰杯声、喧闹声和重金属音乐萦绕在耳畔,まふ对如今自由的状态感到万分惬意,找了一个离舞台稍近的座位,跟waiter要了瓶柠檬汽水。

没错,初次充当叛逆少年的まふ并不会抽烟喝酒。


不一会,台下突然发出雷动般的尖叫——表演开始了,まふ正喝着汽水,激动的来不及吞咽,被呛得精疲力竭。

他边拍胸口边目不转睛地注视舞台,帆布鞋有一下没一下敲击着地板,似是在焦急等待什么。

“最后,让我们乐队的主唱——そらる!”

まふ的眼睛猛地发亮。

男人从舞台后方走了出来,一头乌黑的卷发中夹杂着几缕天蓝色的挑染,肩膀斜挂着把吉他,他走到舞台中央,握上话筒,张口:“大家晚上好。”

声线低沉性感。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粉丝们疯狂尖叫。

まふ也兴奋地捂住脸,耳尖通红:他比我想象的更好看!

他喜欢そらる有几年时间了,可从来没看过live,今天是第一次。

そらる低头,开始拨弄琴弦,酒吧灯光同一时关闭,只留下中间一盏,干冰升华从八方荡漾来,在颇为梦幻的场景下,他唱出了第一句。


几曲终了,在热烈的掌声中,そらる带领着乐队朝台下鞠躬,继而他拿过话筒,道:“谢谢大家的光临和一直以来的支持。”

“今天我们想与大家来个互动,等一下灯光师会四处照射灯光,大家和我一起倒数十秒,最后一秒照到的人可以上台来与我们齐唱最后一首歌。”

“那让我们开始吧!”

そらる打了个响指,灯光师点点头,开始活动。

“十——!”

“九——!”

“八——!”

“一——!”

まふ闭眼吼出了最后一个数字,只觉眼皮被照得生疼,小心翼翼睁开后,被一众直勾勾的视线吓得直退后。

“恭喜你,”そらる伸手,面对まふ的方向弯起嘴角,“我能否有幸邀请你上台呢?”

一束灯光也打到了そらる身上,人群自觉地为まふ让出一条道,时间仿佛静止,世界上只剩下灯光下的两人,从瞳孔中倒映出彼此的身影。

许久,まふ才缓过神来:“当然。”

他一步一步走向朝思暮想的那人,被轻轻拉上舞台,那人害怕他重心不稳摔倒,甚至还细心地扶了扶他的腰。

我是在做梦吧。まふ想。

如果是梦,他宁可一辈子不醒来。
 

『后悔不迭着直至夜的尽头,一味地沉湎梦境。』

 

“给。”そらる把话筒放进他手里,“第一句你来起头,不介意吧?”

まふ笑了:“我的荣幸。”

前奏起,まふ摇头晃脑找着节奏,在期待中张嘴吟唱,婉转的声线以及娴熟的台风让包括そらる在内的人都吃了一惊。

完全不像第一次登台,仿佛他本就该站在那里。

歌词演唱交替的间隙里,そらる朝まふ竖了竖大拇指,悄悄做了个口型:很厉害。

まふ脸颊漫上潮红,不好意思地低下头。

太可爱了吧。そらる差点笑出声,声调因笑意不经意上滑了一个key。

表演结束后他一定要认识这个男孩,或许,他们的乐队还缺一个适合高音的主唱。

まふ不知道そらる此时心中所想,只是单纯地在享受舞台和与偶像同台的幸福,他朝台下望去,从第一排
直至在后门零星的几人,忽然变了脸色。

那…那是……

一个苍老的男人正领着一群黑衣人着急地寻找着谁。

…那是他家的管家!

被发现了。まふ额头冒出一滴冷汗,人也惊恐地向后退去,そらる奇怪地看向他,皱了皱眉,好似在说:怎么了,まふ摇摇头,脸色却越来越差。

恰巧,黑衣人们往舞台走来了。

まふ咽咽口水,一咬牙一跺脚,把话筒递归给そらる,说了句“不好意思,我有点急事”,拔腿就下了舞台,从前门跑了出去。

台下一片哗然,そらる看看指尖,他方才抓住了男孩的衣角,可还是让他逃了,そらる抿嘴,心里涌上几许不知名的情绪。

嗯?

そらる俯身拾起一个棕色的皮夹,里面是一张身份证,男孩俊秀的容貌没有因为证件照而毁去半分。

“まふまふ…?”

好耳熟。

そらる扫了眼台下,一群突兀的黑衣人顺利入镜,他挑挑眉,手指来回摸索着皮夹,轻轻笑道:“我会找到你的,灰姑娘。”

 

(揣身份证进口袋是伏笔噢哈哈哈,因为容易掉)

评论(13)
热度(221)
©赤道融雪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