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道融雪糕

一语两三钱

花冠

*dbq!重打tag它不给我归类!所以我重发一次!
























爱虽给你加冠,他也要将你钉在十字架上。他虽栽培你,他也刈剪你。


他虽升到你的最高处,抚惜你在日中颤动的枝叶,


他也要降到你的根下,摇动你的根柢的一切关节,使之归土。


                                                                                                                              ——纪伯伦


 


 


-


自千禧年以来,人类科技水平登上了飞速发展的康庄大道,许多百年前不敢奢望的梦一件一件被具象化,时至今日,2100年,AI技术已经在世界普及,智能机器人们涌进挨家挨户,清扫、做饭、照看年幼的小孩,甚至充当你虚度情人节的假对象,为你排解寂寞,“它”们的功能五花八门,多种多样。


俗话说得好,有需求的地方就有商机,ATR电子公司闻讯立即推出了“哒哒叫机”服务:一个电话,一个诉求,一个地址,智能仿真机器人送货上门,可按月租供,最低一星期起租。


项目一出,全国掀起“哒哒叫机”的热潮,为许多没有经费又想体验AI魅力的人提供了绿色通道。


——吸引力之大,纵使是身为死宅的画手そらる也没有错过。



-



“咚——”


门尚且被敲了一下,站在外头的青年还没来得及反应,门就“吱呀”一声朝里敞开一条缝。


青年楞了一下,生硬地眨巴两下眼以示惊讶。他的瞳孔是沉闷的黑,细看可以见到中央闪过的一条条代码。


没错,他就是ATR公司派来的“哒哒叫机”第1018号仿真机器人まふまふ,现在正打算进入呼叫者そらる先生的家中,为其进行为期一周的保姆服务。


まふ推开房门,客厅没有开灯,四周一片昏黑,他被迫开启夜视模式,顺便随手打开了红外线扫描,企图在杂物间寻找到他的现主人。


客厅寻人无果,他踱步去了卧室,一进门,他脚步的感应器就往控制面板传递了脚板有异物感的信号,まふ低头,发现卧室地板堆积着成群的纸团,一路蔓延至趴在书桌上睡得昏天地暗的男人脚边。


まふ走近男人,在距离半米的地方停了下来,俯身可以清晰地听到男人隐约的鼾声。他伸手拍拍男人的肩膀,一板一眼出声道:“您好,我是‘哒哒叫机’第1018号仿真机器人まふまふ,请问您是そらる先生吗?”


男人没回答,“哼哼”几声,把头背了过去,埋在臂膀里。


まふ不觉烦躁,继续锲而不舍地拍那人的肩膀。


如果睡着的主人第一次没有被拍醒,那你就多拍几次。


                                                                                                                           ——哒哒叫机


“谁啊……?”


そらる原先没睁眼,他那本是自己成为世界著名画家的梦境,不知为何,竟成了被拿捏在手里的皮球,有一下没一下地被来回击打,节奏感极强。


再然之后,他清醒了,下意识吐露出来自心灵深处的疑问。


你他妈谁啊?


そらる迷迷糊糊 半睁着眼,只能在朦胧中看见一道黑影。


“您好,我是‘哒哒叫机’第1018号仿真机器人まふまふ。”乍响于耳畔的声线清脆却不带感情,仿佛只当讲话是一件务必完成的任务,悦耳又诡异。


そらる没听明白:“啊?”


まふ重复道:“您好,我是‘哒哒叫机’第1018号仿真机器人まふまふ。”


そらる:“……”


そらる:“你就不能说点别的吗!”


そらる伸手揪住对方的衣领,愤怒暴起,另一只手猛地拍到感应灯开关上,卧室变得亮堂起来,そらる终于有机会抬眼看清面前的不速之客。讽刺人的词藻已经想好了,他于是抬头,与被迫倾下身的まふ四目相对。


方才还在燎原的怒火瞬间熄灭,地板上长出了丛丛玫瑰花。


“……”所有尖刺的言语被そらる咽了下去,他的脸上泛起不自然的潮红,看着眼前精致的青年支支吾吾不懂如何将话题起头。


“您是そらる先生吗?”尽职的机器人まふ问道。


“我、我是。”そらる差点咬到自己舌头,从他的角度,可以清晰地看到まふ翘而长的眼睫毛,成片映到他的下眼皮上,投下一片阴影。


まふ听后,终于欣喜地笑了,桃花眼眯成了一条缝,そらる觉得自己能溺死在那双眼睛里:“我是您叫来的保姆机器人まふまふ,将负责您未来一周的生活。”


现在的机器人太狡猾了吧,都生的那么好看。そらる隐约记得有那么回事,自己昨天晚上赶稿觉得太过疲惫,恰巧在广播上听到了“哒哒叫机”的广告,就一时兴起叫了保姆机器人的服务。


我 爱 我 自 己。


そらる如是想道。


まふ并不知晓そらる的心理活动,拉下他抓着自己衣领的手,欠身恭敬道:“我去清理客厅了,主人。”


称呼一出口,そらる像被雷劈一般愣在原地,直至まふ出门十几秒后,脑中还一直荡漾着那声“主人”。


主人……


主人!!!


我不过是红尘世界中一颗无名烟花罢了,我今天就要——


我 炸 我 自 己。


そらる如是想道。




-




又是一天赶稿日。


そらる痛苦地把自己埋在稿纸里。


昨天把打的稿发送给编辑后又被批斗了一番,说什么“男女主角之间的互动完全不像谈恋爱,简直就是目的联姻,表面情侣”,他也很绝望啊,母胎单身至今,他对恋爱只有零星一点怦然的感觉,若说要设身处地联想,压根就是天方夜谭。


这时,脸颊突然传来温热的触感,そらる侧头,入眼的是一瓶牛奶,热源隔着玻璃向外散发,再往上瞧,是まふ一张好看但没有血色的脸,正微笑看着惊吓不已的そらる。


“主人,你看起来很累。”


“我……”そらる不自觉将手搭在了まふ脸颊上,对方一脸疑惑地观察着他的举动,そらる尴尬地咳嗽两声,为了掩饰澎湃的内心戏,手势改捧为捏,轻轻揪了一下まふ的脸蛋,“额……你们机器人的材质真好,摸起来像真的一样。”


まふ笑了:“真的吗?我自己摸起来倒没什么感觉呢。”说完,还用双手揉了揉自己的脸。


そらる的手还没来得及放下,まふ其中一只手掌自然就叠在了上头:“还是主人的手好,是热的,不像我,永远是硅胶的冰冷。”


そらる慌里慌张收回手,夺过放在桌上的热牛奶瓶,开了盖猛地朝自己灌了起来。


まふ见此,瞳孔里闪过几串绿色的代码,转身欲要离开。


生命不止、屯屯屯不息的そらる先生,突然脑子灵光一现,匆忙摔下手里的玻璃瓶,叫住了迈步离开的まふ:“まふ!等等!”


まふ停下,回头问道:“怎么了,主人?”


“可以……”そらる深呼吸两下,“可以陪我练习拥抱吗?”


まふ怔住了,瞳孔划过一条转瞬即逝的粉红色代码,そらる看不见。


まふ说:“当然。”


そらる站起来,因为长时间保持坐着的姿势,他的腿有些酸软,可不远处的まふ还未等自家主人站稳,就大步朝そらる跑来,冲进了他的怀里,そらる一个踉跄向后跌去,两人跌在了书桌上,幸好そらる背后倚着墙壁,没让他们一并摔倒。


そらる被摔得个七荤八素,回过神刚想说话,却发现自己的嘴唇竟贴着まふ软糯糯的侧脸。まふ同样也想张嘴,为自己鲁莽的行为说声抱歉,程序曾教他:说话时千万要看着对方的眼睛,于是他听话的转过脸,打算与そらる面对面,结果,刚刚还是唇对脸的情况,眨眼成了唇对唇。


まふ:“……”


そらる:“……”


小机器人投怀送抱还送初吻,他哪有坐怀不乱的道理,そらる觉得自己快要升仙了。


まふ也没好到哪去,他的主机快要烫到停止运行了,控制面板不受控制地运行了一行行未知的陌生代码,粉红色的代码成群结队地划过まふ的瞳孔,将他沉闷的黑瞳染成了耀眼的粉,像一颗不停跳动的心。


他混乱了,他驱壳里产生的反应并不在程序内,他不清楚这是什么感觉,只觉得浑身上下连零件都在发烫。


まふ僵硬地直起身,一步一步退后,然后转身逃走了,留下一句:“主人我先去打扫了!”


字句间紧张到没有停顿。


そらる失神地看着对方离开的身影,许久才缓过劲来,认命地笑笑。


亲完就跑,真是仗势欺人。


不过,好歹……


そらる抬手,指腹摸了摸嘴唇。


他终于懂得情侣间的互动该是怎样的感觉了。




-




夏娃受到蛇的劝诱,偷食下了禁果。按照基督教,偷食禁果是人类的原罪及一切罪恶的开端。


若是人喜欢上了非人类,又该何从?


そらる每晚都会思索这个问题,一想到在隔壁客房休眠的まふ,他又是心悸又是压抑。


他明知道人工智能所能给予他的只有设定好的代码程序,却还是义无反顾喜欢上了まふ。对于他来说,まふ并非是生冷的金属材料,而更像一个有感情的人。


即使最后所得的是一堆名为“喜欢”设定程序,他也甘之如饴。


 


这天,そらる照常在卧室赶稿,まふ在一旁用吸尘器打扫屋子。


そらる开口问道:“まふ,你会哭吗?”


“哭?”まふ歪歪头,“大概会吧,我的胸腔处装有一个储水盒,可以通过导管从眼睛流出来,不过它至今是满的。”


“那你会难过吗?”


まふ点头:“会,我的控制面板有设定‘怒’‘哀’‘乐’三种情绪,它们对应了三种不同颜色的代码,分别是红、蓝、绿。”


“为什么…没有喜呢?”そらる皱眉。


まふ难得的沉默了,卧室一片静谧。


片刻他才说:“很久以前是有的,后来有一个机器人爱上了它的主人……”


そらる的心猛地一颤。


“结局不是很美好,它把自己当成了人,伤心欲绝,就自启了自毁模式,从此这个情绪就取消使用了。”


“真是个…悲伤的故事。”


“那你还会爱吗?”そらる又问。


まふ低下头,刘海扫过他光洁的额头:“其实我并不是很理解这种感觉。”


“主人,爱情是什么呢?”


“爱情是…”そらる思索道,“一定程度的占有欲,以及无私并且无不尽其心的情感。”


“‘爱除自身外无施与,除自身外无接受。’”


“‘爱不占有,也不被占有。’”


“‘因为爱在爱中满足了。’”


そらる合上书,起身走到まふ面前,道:“出自纪伯伦的散文诗《On Love》。”


まふ避开そらる直白的视线,将头撇到一边:“人类的情感真复杂。”


“AI所被赋予的目标不就是向人类靠近吗?”そらる把头凑近まふ,企图看清他此时所展现的情绪,“想学习这种感情吗?”


まふ眼眸闪过几条粉色代码,被そらる眼尖地捕捉到了,但小机器人仍不自知咬着下嘴唇,顽强抵抗:“程序说,开启这种情绪是会被伤害的。”


まふ还想说些什么,去打消そらる这个危险的念头和自己控制面板那不知名的冲动,可那人却二话不说吻了下来,让自己的内部零件一下子升温到停机临界值。


越来越多的粉色代码上涌,充斥了整个眼眸。


这个吻持续了十几秒,そらる才将小机器人放开。


他说:“‘假如你在你的疑惧中,只寻求爱的和平与逸乐,’”


“‘那不如掩盖你的裸露,而躲过爱的筛打,而走入那没有季候的世界,在那里你将欢笑,却不是尽量地笑悦;你将哭泣,却没有流干了眼泪。’”


他说:“爱很难,但我愿意陪你去理解它,哪怕我这一生都等不到你的答案。”


“我爱上的人并非人类,但爱没有别的愿望,只要成全自己。”


他说:“我喜欢你,まふ,莫名而炽烈。”


まふ觉得自己的储水盒快空了,脸部的零件都要被泪水打失灵了,只会耸着肩膀抽泣。


他听见自己说:“我愿意。”


“我愿意去学习。”


“我好像,也有点喜欢上主人了。”




-




后来,まふ声称自己去总部申请开放了“喜欢”情绪的权限,可以和そらる谈情说爱了。


そらる似乎想起了什么,好奇地问まふ“喜”代码是什么颜色的,まふ想了一会,回答粉色的,そらる听了似乎很开心,高深莫测地对他一直笑,搞得まふ十分莫名其妙。


再后来,小有名气的画家そらる成了ATR电子公司“哒哒叫机”项目的年费会员,并在两年后攒够钱把小机器人赎回了家,结束了两年的公费恋爱长跑。


社会被新一代推动向前,人类思想逐步解放,2030年终于通过了《人类及智能机器人婚姻法》。




-




Then said Almitra,"Speak to us of Love."


于是爱尔美差说:“请为我们讲述爱情。”




*出自纪伯伦《On Love》


评论(8)
热度(142)
©赤道融雪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