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道融雪糕

一语两三钱

无问





初冬,微寒。

まふ手心捧着杯热度早已被耗尽的可可,在马路旁小道上走得悠哉,白云飘飘在头顶——今天是个不错的晴天。

他向前走,下一步刚想蹦哒起来,脚尖却磕到不知何处冒出的鹅卵石,摔了个底朝天,脸朝地。端在手里的可可也随惯性一并而出,两滚三滚全数洒在路边大树身上,狼狈不已。

まふ灰头土脸爬起来,使劲摇摇头打算把尘埃甩干净,眼神跟着向左侧飘忽时,竟发现身后有人。他转身,黑色的紧身窄脚裤首先撞入视线中,顺着长腿朝上望,一张精致苍白的面孔硬生生扎进瞳孔里。

——熟悉又陌生的相貌,仿佛在哪曾见过,但迟迟无法回忆起。

两人都没有动,凝望了彼此许久,まふ才试探似的开口:“嗯?”

只见那人肩膀颤了三颤:“……你看得见我?”

まふ皱眉,不知道对方在惊讶什么。

那人沉默片刻,又道:“我不是人。”

まふ起身立定,大步冲向树后藏了起来,继而磨磨唧唧露出半张脸,一只桃花大眼满目惊异地看着似人非人的未知物。

“但我也不是鬼,我是、神仙噢。”

まふ依旧绷紧身子,不敢放松半分。

那仙人边笑边耸肩,抬起下巴朝树的方向努努嘴巴:“那就是我的原型,”他踱步到树墩旁,指了指那滩快要结成霜的咖啡渍,“你把我吵醒的,你得负责啊。”

“我又不是故意的,我……”

仙人手指假意贴上まふ嘴唇,做了“嘘”的手势,坏笑道:“没办法,我这一时半会儿也回不去,等到冬天第一场雪落下那日,我马上就走,在此之前就麻烦你了。”

被强买强卖的まふ先生只能对着无良仙人干瞪眼。

“忘了说,我的名字叫そらる。”

まふ猛地一怔,某些记忆像新芽般欲破土而出,但终究是选择藏在泥土里不见天日,挠破了脑袋,仍没有收获。

まふ无奈,只好妥协,屁颠屁颠带仙往家里走去,身后的仙在他回头瞬间立刻变了脸色,丝毫没有喜悦,反而眼神黯了黯,长吁一口气。



まふ家很整齐,不知为何,如今的房子总给他一种空旷感,到底少了什么,他自己也说不上来。

也许是因为之前车祸足足住院了一个月的原因,他到家后体会不到任何归属感,四下走走,觉得周围怪异得紧,更今人疑惑的是他主卧里的那张双人床。

明明是一个人住,他为什么要买一张双人床?

そらる略过まふ走到双人床边,一副主人的模样,弯下身用虚无缥缈的手轻轻抚摸床单,带着不易察觉的眷恋,汹涌的情绪不管不顾地在眼中翻腾,却躲闪着不愿流露。

そらる到处晃荡,东看看西瞅瞅,像是对这里十分熟络,まふ抱臂在侧,也不打算理睬这位正饶有兴致参观房间的神仙,自顾自跑去厨房煮晚餐了。

まふ出门后,そらる赶忙打开书桌将手伸到最底层,扯出一张照片。

那张照片有一定年代了,不仅边角破损,背面也有许多积尘。照片翻转过来,正片印着两个拥抱在一起的男孩子,仔细看面孔,竟是そらる和まふ。

そらる没有犹豫,三下五除二地把照片撕成大小不一的碎片,再揉作一团,偷偷摸摸塞进了垃圾桶底,还把脚踏在余下垃圾上,踩了个结实。

完成一系列动作后,他松下一口气。


“そらる——!神仙大人——!”まふ在客厅嚷。

“就来。”そらる走出卧室,三步一回头,最后狠狠锁上了门。


まふ在桌前吃泡面,そらる在桌前看まふ。

“你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明月装饰你的窗,你却修饰着别人的梦。”

まふ青筋绷显,指指电视指指そらる:“去把这个奇奇怪怪的台给换了。”

“我觉得它说得挺对的,”そらる抓着遥控器对电视机盒一按,“话说,你指示我怎么那么轻车熟路啊。”

まふ筷子停滞在碗边,嘴巴张张合合间吐不出答案,自己也满腹狐疑:是啊,为什么,仿佛像一种本能就脱口而出了。

见まふ眉头紧缩,そらる于心不忍,手凑到距离まふ额头几毫米处,指头从左眉往右眉像在抚平皱纹似的滑过,嘴里念叨道:“别皱眉。”

まふ没由来地想流泪。

“我是不是在哪见过你啊?”

“你这套泡妞套路已经过时了。”

まふ“噗哧”笑出了声:“也许是上辈子吧。”

そらる没出声,まふ低头继续吃面,错过了对面人后来悄悄的一句“是我的上辈子”。



接下来几天过得风平浪静,两个人像共同生活多年的老夫老妻,相敬如宾,且莫名地彼此熟悉。

まふ半梦半醒间看见そらる独自坐在窗边,月光打在他身上照不出影子,像随时要消散的烟雾,清晨要蒸发的最后一滴露水,まふ想伸手摸摸他,却发现那人距离他太远太远。

好几次他也朦朦胧胧看见そらる脸贴近他,准备吻上时停了下来,翻身重新把自己埋回枕头里。

那个自称神仙的家伙身上有太多谜点,他们的缘分起点奇怪,结尾大概也不会美丽,可他不自觉享受着与そらる度过的每天,当作末日一般,生怕明天就要迎来大结局。



一天,まふ突发奇想,想要碰碰そらる。

そらる说:“不行,普通人碰到我会冻僵,对于你们来说我体温太低了。”

于是まふ找来一双手套,叫そらる套上,然后他隔着手套握住他。

“你就那么想触碰我吗?”そらる玩笑道。

“我怕我会后悔。”

“后悔什么?”

“你。”まふ答,握着そらる的手没有下文。

 

天气预报说,未来一到两天可能会出现小雪。

まふ手指屈起,没意识到自己将沙发皮抓作了几道痕交叠在一起。

そらる坐在凳子上,神色自若,只是盯着まふ的背影出了神。

“まふ。”

“啊…啊?”まふ回过魂。

“我们去散步吧。”

“好。”




他们走在初遇的那条小路上,步伐很慢,一步一个脚印,走的很稳,再也不会有人摔跤了。

まふ走着走着,突然想起了什么,笑着道:“我记得以前有人跟我说过,无论他身处何处,身为何物,都会以各种方式回到我身边,不会离开。”

“是谁?”そらる问。

まふ摇摇头:“我…不记得了,我只知道他应该是我一个很重要的人。”

まふ又反问:“你呢?你会拼尽全力回到某个人身边吗?”

“当然。”そらる说。

“那如果没办法呢?”

“那我就会让他忘了我。”

忘了我,然后重新开始一段我不再参与的人生。


不知不觉两人又来到了那棵树下,そらる停住了脚步,叫まふ转身面对他。

“闭眼。”そらる说,“默数十秒。”

十、

九、

八、

七、

六、

そらる低头,嘴唇缓缓凑近乖巧地眯着眼的青年。

五、

四、

三、

二、

一、

第一滴雪砸在まふ鼻尖,他悠悠睁开眼睛,却发现面前已经空无一人。

まふ扒拉下鼻尖的冰冷,眨巴眨巴眼皮子自问道:“我刚刚……在和谁讲话来着?”



—“你呢?你会拼尽全力回到某个人身边吗?”

—“当然。”

—“那如果没办法呢?”

—“那我就会让他忘了我。”

评论(6)
热度(191)
©赤道融雪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