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道融雪糕

一语两三钱

致姗姗来迟的你

“在这个无论多么操蛋的世界里,我总会等到姗姗来迟的你。”

 

开学第一天,まふ的师资就遭受到了重创。

事情是这样的:

因为初来乍到,碰巧周一也没有他的音乐课,まふ上任的第一天打算绕学校走一圈,熟悉环境。

まふ当职的学校很大,建筑很多,学习娱乐的设施一应俱全,学校四周围着一人半高的围墙,倒平白有了种与世隔绝的效果。

まふ站在墙边,他身旁立着棵不知名的树,在晨光中传来阵阵尚且悦耳的蝉鸣,阳光还不算太烈,打在人身上只会多出些许柔和之感。まふ稍稍仰头,深吸一口气,新鲜空气顺着鼻腔进入肺部。一切都很美好。

然而美好只停留在了一秒前。

下一秒,一个方形黑影从墙头突然冒出,まふ还没来得及看清楚,脸就被东西砸了个正着。东西凭惯性在まふ脸上驻足有两余秒,接着“吧嗒”落地,まふ被砸得脑袋泛星,晕晕乎乎,不知何谓东西南北。

过了会,终于找回自我的まふ才俯下身,定睛一看,那黑影竟是个书包——书包没上扣,露出里面没有几本的书,零零散散躺在地上。难怪刚刚不算太疼,要是咱们年一的书包来,我非得住院不可,まふ庆幸道。他重新抬头,看见墙头不知什么时候又出现了两只手。

爬墙?

书包?

抓迟到!

まふ整理整理衣袖,把教师证在胸前摆了正,摩拳擦掌准备给逃迟到的学生一趟爱的教育。

那人一看就是老江湖了,爬墙姿势极为标准,没几秒就熟练地爬了上来,整个人半蹲在墙上,朝下看。

まふ不甘示弱地与他对视,却被那人的外貌狠狠震了一震。少年零碎的卷毛横在额前,刘海下边一双吊眼正不含情感地望进まふ眼里,外貌是略微有些扎手的帅气。

两人相对无言,时间仿佛被定格在刹那。

先打破宁静的是少年:“……老师?”

“…啊!”まふ反应过来,气急败坏道,“我是!你,就你,给我下来!”

“爬墙违纪的你知道吗!”

少年没有回答,看着まふ一本正经板起的娃娃脸,不自觉笑出了声,まふ咬牙切齿想过去把他揪下来,却见少年腾空落地,快速闪到まふ跟前,弯下腰一手撑地一手扯过书包带,矮身往前跑,一溜烟没了踪影。

“回见。”

少年和まふ擦肩而过时,贴着他耳朵留下了这两个字。

まふ后知后觉转过身,手指颤颤巍巍指着少年离开的方向:“你你你!你给我回来!!”少年已经跑了几十米远了,まふ干瞪着眼眺望那人远去的身影,欲哭无泪。

体育好了不起吗!



まふ本以为事情已经告了一段落,他也只当这是他教师生涯的一个仅仅天知地知、少年知他知的糗事罢了,但天不遂人愿,那少年竟是他所属带课班级的学生。

“そらる?他……”

“嗯,他经常上课睡觉,你可以不用理睬。”班主任边喝茶边抢答道。

“可是……”

“不用担心,”班主任乐悠悠拿出抽屉里的薯片,撕开包装,“别看他这样,成绩还是不错的,一直都是班级前十。”

“我……”

“像您这样好看的老师,他肯定不会不给您面子的,安心好了。”

まふ:“……”敢不敢听我说完一句话?

まふ泄气地扶额,把注意力放回电脑,专心准备起了下节そらる班的课。几天前的第一节音乐课,他的回忆不是很愉快,试问哪个大人对着小孩的脸能楞上将近十秒,最后还被小孩笑着问“老师,我好看吗”,他也算是把老脸丢尽了。

缘,妙不可言……

一周的尴尬时间眨眼间过去了,そらる除了在第一节课言语调戏了まふ外,其余时间都趴在桌子上睡觉,有时睡姿不称心,他会乱动几下脑袋,露出半张脸,淡淡的黑眼圈被白净的肤色衬得十分明显。不知道是不是印象太过深刻,まふ总会下意识看向そらる那边,发现他睡觉半数时候都会皱起眉,一副难受的模样。まふ感觉心脏像被细针扎了一下,疼痛来得短暂却尖锐。

选个时间,找そらる谈谈吧。


结果没想到面谈的机会来的那么快,那么的…措手不及。

まふ是个懒人,能坐不站、能躺不坐、能开车就不走路的那种懒人。

综上所述,まふ周末是不愿在家里自己做饭的。于是他乐呵呵拿着钱包,来到了一家许多人曾推荐过他的料理店。

刚坐好,まふ便朝旁边背对着他的服务员招了招手,兴冲冲喊了声:“waiter!”服务员听话地端着餐具过来,低着头在まふ桌上摆了整齐后,才掏出纸笔打算替他点餐。

“先生您需……”

声音戛然而止。

まふ怔在原地,也半天没出声。

眼前的服务员,赫然是他们学校的そらる,那个迟到翻墙、上课睡觉、调戏老师的…そらる。

“你!你…唔唔唔!!”まふ刚想说话,就被そらる一把捂住嘴巴,将他整张脸按到了胸口上。そらる悄悄在まふ耳边低声道:“老师,冷静点。”

“唔唔唔唔唔……!!”まふ使劲从そらる怀里露出了一双眼,冲着对方咿呀咿呀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そらる继续道:“我等我放开你,你说话小点声,我跟你解释,别暴露我身份,行吗?”热气涌到まふ耳窝里头,弄得他半边身都酥了,软绵绵的,也没有力气再挣扎。

“好吗?老师。”

まふ受不了,自暴自弃把头又埋回そらる胸口,艰难地点了点头,手边在下面推そらる,命令他快点放开。

そらる放开まふ没多久,まふ立刻报复性地拽上そらる的衣领,把脸凑近,咬牙切齿小声道:“你怎么打童工啊?还未成年呢!”

そらる做了个“嘘”的手势,把食指贴上まふ嘴唇:“这事没人知道。”

“啊?”

“看见没,”そらる从口袋抽出个皮夹,搂过まふ肩膀递到他跟前,“假证。”

まふ:“……”

まふ望了望四周,确认没有其他人,才放心地继续道:“你…你啊……”

“你家人知道你干这种事吗?”

そらる笑笑:“啊,他们…不管的。”

“那也……”

“老师,”そらる打断まふ,扯了个并不灿烂的笑容,“我想要钱,你懂吗?”

まふ愣住了。

そらる没再说话,退后两步与まふ划出适当的距离:“我先去忙了,我会叫其他人过来给老师点单的。”


这是まふ第二次凝视そらる离去的背影。

他还记得第一次时,那人携着清风,沙尘暴似地冲进他心里就是一通肆虐,弄得他满脑子、眼里都是那个嚣张跋扈的男孩,和男孩带来的——夏天的味道。

这一次的离开像是渡河,男孩摆着桨,费心思在他俩中央画了条楚河汉界,最后筋疲力竭上了岸,头也不回地走的越来越远。

本就是萍水相逢,何必去多管闲事。まふ自嘲地想。

话没过脑几天,天生操心命的まふ还是禁不住去问了班主任:“铃木老师啊,そらる的家里情况…很紧张吗?”

班主任抬眼瞥了瞥まふ:“まふ老师,您挺关心他的嘛。”

“不是…我就是……”まふ吞吞吐吐道。

“我不知道紧不紧张,”班主任兴意阑珊地刷着网页,“他现在是和他爷爷奶奶一起生活的,你懂我的意思吧。”

まふ噎住了,我不懂啊,姐。

“他的…父母呢?”

班主任没有回答,深深看了他一眼。

まふ明白过来:“原来…原来是这样……”

まふ知道真相后,感觉自己肩负的使命感更重了。

这天放学,他埋伏在校门口打算堵そらる。见目标人物出现在视线范围后,まふ立刻装出副刚在校园里运动完,准备出校门吃饭的样子,走过去拍拍そらる手臂,非常做作地打哈哈道:“そらる同学,好巧啊!”

そらる:“……”

你好歹也就两滴汗吧,别以为你喘两口气我就会信你运动了。

そらる觉得好笑,但又想看看这个老师又想搞什么把戏,强行忽略了自己心底那一丝对拆穿まふ的不忍:“好巧。”

“我有两张A店的代金券,没有人和我用,现在正好碰上你了,你也没吃饭,就一起去吧。”まふ满心期待地向そらる眨巴眼。

“我……”そらる看着对面人讨好的神情,下意识答应道,“好啊。”

まふ眼睛瞬间亮了起来,看得そらる一愣,まふ扯着他手臂处的衣料,眼睛笑成了月牙状,边朝前走边跟他说笑。

そらる趁まふ没注意时候,一个巴掌盖上脸,挡住了泛红的脸颊。

这个人、这个人真是……太好了吧。


吃完饭后,まふ诚挚地邀请そらる在河边散步消食,企图进入谈人生的话题。

そらる同意了,不过是单纯想和这个可爱程度和心理年龄成反比的家伙呆久点。

“老师是有什么话想对我说吧。”そらる一个直球抛给まふ。

まふ的开场白当场作废,挠挠头发不知道该怎么开始:“呃…我……”

“老师,你慢慢说。”

“我…我……”まふ胡乱抓住了そらる的手,“我希望你不要逼自己太累。”

“我…不好意思,我去打听了你家里的情况。你是一个很厉害的人,无论是学习还是家庭,哎不是,我是说……”まふ快被自己气笑了,“我是想说,你还小,这一切虽然你将来一定会承担,

“但我不想让你那么早就承担,你有资格在你的少年时代享受现在。

“如果你不介意,让我一起帮你,可以吗?”

そらる有些吃惊,他以为まふ只是为了让自己别打工的事来的,没想到他想了那么多。

说不感动是不可能的,他甚至有了流泪的冲动,那么多年,除了家人外,他第一次遇到了如此关心自己的人。

“怎么帮?”そらる忍住不让声带颤抖。

まふ低着头,像是怕被拒绝似的:“我也没什么钱,我知道你也不会愿意我在经济上自作主张地支持你,我问了我一个开餐厅的朋友,有没有多余的职位,并且只上周末班,

“他说有,而且同意你去了,你在那可以说是帮亲戚家的忙,工资照样发,不会有人抓你的。

“我打听过了,薪水比你现在在的那家高上几倍,是家高级餐厅,你长得不错,没准还会有客人给小费呢!不过你不要搭理他们。”

そらる笑了:“为什么啊?”

まふ鼓着腮帮子,嘟嘟囔囔道:“管那么多干嘛,反正别理!”最后又小小声询问了一句,“怎么样,你愿意吗?”

そらる答非所问:

“我可以吻你吗?”

まふ瞪大了眼,还没等警铃大作,那人便只手揽过他的腰,稍稍把头向前一倾,唇对着唇贴了上去。

微风小声议论着爱情,带来了一个蜻蜓点水般的吻。

まふ大脑一片空白,只回荡着そらる紧闭的眼、秀气的眉,和嘴唇上滚烫的体温。

“不要现在回答。”そらる还搂着まふ,把头靠在了他的肩上,“等我到毕业,再给我答案。”

まふ慌张地点点头,空气中只剩下如雷贯耳的心跳声。

等我到毕业。まふ其实只听清楚了这一句。

然后まふ点头,用口型道:

“嗯。”

这之后的数天,まふ一见到そらる就会“蹭”地脸红,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そらる像个没事人一样,痞笑着摸摸自家老师的头,心安理得啃着豆腐。

一日音乐课,まふ组织班级同学击鼓传歌,游戏规则是当鼓声停止时,假花在谁手里谁就得唱歌。

まふ背过身,开始敲鼓,“咚咚”声时慢时快,底下学生们传的手忙脚乱,边扔边笑,一派欢乐。

“停!”まふ扯下眼罩,猛地转身,只见正中位置的そらる手里抓着玫瑰,正笑吟吟看着脸一下红透的音乐老师。

“唱歌!唱歌!唱歌!”同学们起哄道。

そらる给面子的起身,开口唱起来:“吃一人份的饭 刷一人份的碗,真的我并没有觉得孤单,

“逛一人份的街 买一人份的单,真的我并没有觉得孤单,

“我相信你正在与我相遇的路上马不停蹄,所以当我拥抱整个世界的孤寂,也像拥抱着你,

“我不介意你慢动作,也不介意这次先擦肩而过,”

接着,そらる把手里的玫瑰朝讲台方向伸了出去:“某天我们总会遇到对方然后说,

“原来是你噢。 ”



-你总会等到姗姗来迟的我。

-我总会等到姗姗来迟的你。

评论(20)
热度(240)
©赤道融雪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