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道融雪糕

一语两三钱

满杯糖分

一见钟情是荒唐事,但そらる可不是荒唐人。

无厘头的肥皂剧,三月怀春少女们日思夜想的浪漫戏码,他そらる万万没想到,竟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他居心叵测地朝最后一桌瞥了瞥。

鼎鼎大名的三好学生,身为一班之长的そらる,爱上了本班不良少年まふまふ,怎么看怎么像被鬼附身后的头昏脑涨。

まふまふ还趴在桌上睡觉,非自然灾害吵不醒的那种。

そらる叹叹气,他甚至不知道对方是否知晓自己的名字。

他一直认为心动很难,和曾经交往的女孩甜甜蜜蜜中总觉得缺点什么,横竖没想到自己是弯的。

或许不该说是弯,只是喜欢的人恰好同性。

そらる手指点在作业本上,一敲一敲,仿佛重回那日絮絮不停的雨声。

下班的点档,道路中央人山人海又各自行迹匆匆,再加上雨势颇烈,大家都跟无头苍蝇一般横冲直撞,そらる不幸成为被枪打到的出头鸟,一个踉跄,重心天秤猛地朝后倾斜。

千钧一发,一只手拽住他的胳膊,硬生生把他稳在原地没动。

“看路。”

说话人语气很冲,声线却意外夹杂着几许稚气,毫无凶狠之意,倒似学大人样子逞强的早熟孩子。

そらる稍稍偏头望去,入眼的是まふまふ满面写着不悦的漂亮脸蛋,睫毛还挂着几滴露珠。

“干嘛看我那么久?”

“不是…你……”

不撑伞吗?

话音未结,まふ两只桃花眼一眯,笑意从缝隙流落,本人依旧不知情,仍用生硬的口气打断道:“行了,不用谢。”

“我走了。”

离人渐远,那道纤细的身影从此印在そらる的虹膜上再也擦不掉。

そらる回神,发现一叠作业本还在怀中没发,快步分发间突然灵光一闪。

把自己作业错放到まふ桌上,不就知道他知不知道自己名字了?

想法刚落,そらる在心里懊恼自己暗恋个人怎么行为作风就开始变得小学鸡起来,手还是不自觉把本子轻轻放在まふ桌上,小心翼翼试探。

そらる,你真是幼稚的不行。

“嗯…”一声哈欠悠悠从まふ双臂环绕的脑袋方向发出,そらる吓得手一抖,作业本在半空垂直向まふ后脑勺砸去。

First Blood (第一滴血)

桌上人缓缓抬头,眼神凌厉,显然起床气甚浓。

“班长,有事吗?”

まふ眼皮耷拉盖在眼珠上,一副没睡醒的样子,他起身拎过扰他清静的罪魁祸首,掀开到第一页,只见正中写着三个大字——そらる。

“我说,班长……”

“你把你作业本放我这干嘛?”

そらる第一反应,却是原来まふ知道我的名字。

周围人倒吸一口凉气,老天爷,班长和校霸杠上了。

“不好意思,”そらる低下头,手脚局促着不知该往哪放,“我的失误。”

まふ凝神看了看そらる泛红的耳尖,不知为何,刻薄的话语到嘴边又咽了下去,转眼换上一副坏笑调侃:“那放学你请我喝东西,当做赔礼。”

そらる怔在原地。

“好。”

老天待我不薄啊。

奶茶店不远处有条小巷,巷里有只流浪猫,そらる给它取名叫小白。名字很土,起名缘由据他本人说,是因为贱名好养活。

そらる同まふ买完奶茶后,经过巷子,小白便寻着味道出现了。

小猫一拐一拐冲过来,随时都像要摔跟头的样子,そらる蹲下来张开双臂,想揽过小猫瘦弱的身躯,可令他吃惊的是,它寻觅的对象却是一旁的まふ。

猫的小脑袋缠上了裤脚,紧贴着蹭个没完。

まふ有些无奈,一时慌张就小小声下意识道:“小白,别闹。”

声音在そらる听来却犹如惊天霹雳,如雷贯耳。

小白?

そらる诧异地侧身向まふ。

まふ意识到自己貌似暴露了什么意料之外的心思,刹那就红了满脸:“…额,我……”

“我没有跟踪你啊!”

此地无银三百两。

“我只是恰巧路过,总看见你在这喂猫!”

そらる仍旧在看他。

“别看了!”まふ撇过头,红晕蔓延上白净的脖子,“怎…怎么着,我就对你有非分之想了!”

“你能怎么办吧!不给啊!”

そらる噗哧笑了出声。

怎么就不打自招了,不良也不禁吓嘛。

“我不能把你怎么着,因为我也对你图谋不轨。”

“我亲爱的共犯者。”

评论(9)
热度(260)
©赤道融雪糕 | Powered by LOFTER